年轻人“刷”短视频时究竟在“刷”什么?_央广网

2018-10-16 12:31

  当00后进军网红界

  年轻人“刷”短视频时究竟在“刷”什么

  “像一颗海草海草海草海草,浪花里舞蹈……”每天晚上寝室熄灯前,出生于2000年的大一学生陆千禧都会躺在床上,打开一款名为“抖音”的音乐短视频软件,紧盯手机屏幕上轮番转换的歌曲和舞蹈,频频用手指滑动和点击,不时笑出声来。

  2017年下半年,陆千禧成为一枚“豆芽”(抖音迷),每天“刷”短视频成了她生活中极大的乐趣。同时,她也尝试自己拍摄上传了20多个舞蹈视频,大多是节奏感强、简单易学的舞蹈,但她的粉丝数并没有超过自己的关注数。

  当下流行的大多数短视频应用里,用户可以上传自己拍摄的短视频。买菜做饭、体育训练、舞蹈教学、家庭聚会……任何内容都可以“搬”到网上被陌生人“观赏”。

  近年来,以快手、抖音等为代表的短视频应用在青年群体中日益火爆,已成为很多人生活中的一部分。抖音产品负责人曾表示:“抖音85%的用户在24岁以下,主力达人和用户基本都是95后,甚至00后。”

  像零食一样

  12岁的小芊语(化名)在抖音上的粉丝量高达260万,这个从幼儿园就喜欢跳舞的小女孩自去年7月开始玩抖音,起初将自己学习爵士舞的视频上传,有时也表演手指舞。其中一个舞蹈视频曾在一夜之间让她涨粉百万,她从此便“火”了起来。

  “因为操作简单,可以配乐,拍起来又方便又好看。”她说,自己更愿意沉浸在简单的视频拍摄中,和陌生人分享快乐。除了擅长的舞蹈,这位小姑娘偶尔也喜欢模仿拍摄幽默的生活视频,她会在买橙汁时配合“喝前摇一摇”的广告语,让身体进入抖动摇晃状态,摇完后喝一口橙汁,眉头一皱说:“喝了感觉是不一样,有点晕。”

  小学六年级的小雪莲(化名)只有周末才能在抖音里看到她心爱的“手指舞”。完成功课之余,她被家人允许适当观看一些小朋友才艺展示的短视频。而她的母亲平时也会看看视频里的一些生活小妙招,学习诸如做菜和编头发的技巧。

  22岁的小舟(化名)是某师范院校英语专业的大学生,众多短视频应用中,她看快手多一点。“短视频时间不长,各有特色,就像零食一样,算是枯燥生活的‘调味剂’。”她觉得,年轻人生活环境不同,喜好不同,因此关注不同的视频内容。

  “网上有人觉得快手里很多乡村的内容很低俗,我反而认为聚焦农村生活,能让原本‘沉默’的一群人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。”小舟的老家在安徽亳州农村,快手里的部分内容会让她产生“似曾相识”的熟悉感。

  她在快手里看看“工地最美夫妻”的视频,123kjcom开奖本港台直播,观看小朋友们吃饭的场景,还会在B站(视频弹幕网站bilibili的昵称)看古典舞、民乐、戏曲,但只要发现自己上了瘾,无法专心学习,她就会卸载相关应用。

  “因为时间宝贵,没法做到花几个小时集中注意看一个视频,所以通过电视剧、游戏解说、演唱会集锦等各种短视频,来获得我想要的信息。”安徽医科大学学生汪志豪喜欢在B站搜索短视频,他每周都会按时收看一些更新栏目。

  有人乐在其中,也有人觉得失真

  24岁的乡镇公务员小金(化名)觉得工作略显枯燥,她觉得下班后刷刷短视频可以为生活找点乐子。她没有固定观看的内容,只是随手刷新一下,平台推荐什么就看什么,有小孩子“出镜”的视频她会多瞅几眼。

  每隔一段时间,就会有不同视频应用“火”起来,银行职员阿倪(化名)对此习以为常。他是短视频的忠实观众,秒拍、内涵段子、快手、抖音等,他都下载过。他觉得,睡前看一会儿短视频,可以适当缓解压力、打发时间。结束一天的工作躺在床上,往往是短视频里的搞笑桥段伴他入睡。

  大学生唐云鹏和张翰是游戏科普视频的忠实观众,他们利用课后和睡前的零碎时间刷刷内涵段子和抖音。他们觉得,短视频软件是生活中“不可缺少”的东西。

  “我平时看趣味配音视频,很多搞笑的内容都是平常生活的反映。”安徽外国语学院一名21岁的学生说,“解闷”是自己看快手视频的主要原因,对于一些内容“夸张奇怪”的视频,他则不太感兴趣。

  福州大学学生闻丹丹不太能理解身边沉迷于短视频的同学,她说:“我不想因为单纯看短视频而下载一个App。况且里面很多舞蹈套路是重样的,123开奖直播/本港台直播开奖,天天看容易有审美疲劳。”

  尽管身边的朋友百般推荐,1998年出生的龚丽丽也从没下载过短视频软件,“我觉得它的娱乐性太强了,每个人都可以在上面展现自己,毫无形象地笑,毫无顾忌地哭,这样反而太‘情绪化’,以至于‘失真’,只能够带给人暂时的心理愉悦。”她还认为,部分视频有刻意迎合受众之嫌,她希望看到更真实更自然的东西。

  20岁的大二学生付怡璇也从不关注短视频软件,只有同学将视频分享给她时,她才会点开看几眼。平时,她喜欢读书,看英文影视剧集。她并不排斥短视频,只是觉得整天刷视频会消耗大量的时间,沉浸在一种“不真实的美好”里。

  满足被理解、被认可的社交需求

  短视频领域的一个现象是,除了做观众,许多年轻人还会自发去体验。当有人拍摄自己购买某款产品或体验某处旅游的视频,往往能引发观众的“效仿”。比如,一些喜欢玩游戏的人,在看到视频里有人使用“游戏神器”,会立即去购买试用。

  “小猪佩奇身上纹,掌声送给社会人”流行开来后,看到视频里有人佩戴“小猪佩奇社会人手表”,大一学生鞠东伯和林佳?觉得很新奇时髦,便立即花26元网购了两个同款产品。这种“手表”并无计时功能,只是一种奶糖食品。他们发现,因为购买人数太多,卖家迟迟没有发货。

 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科技传播与科技政策系博士研究生李雅筝认为,在物质相对充盈的生活背景下成长起来的95后和00后,更看重对个性化趣味和对美的追求,触媒习惯呈现碎片化趋势。而当下短视频的“个性、好玩”等特点刚好满足了这代人不喜欢随大流、追求个性化的特点。他们通过短视频的创作分享来满足被理解、被认可的社交需求,这种需求相较于之前的一代人可能更为迫切。

  安徽大学传媒类实验教学中心副主任、网络与新媒体专业教师岳山认为,近几年短视频应用之所以广受青少年欢迎,是因为视频内容贴近年轻人群的潮流文化,视频平台利用和迎合年轻人碎片化的观看需求来制定产品策略,“满足用户快速表达的欲望和社会化传播需求”。

  抖音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青年报?中青在线记者,除了技术层面的创新,抖音这类短视频应用满足青少年表达和展示自我的需求,让他们获得“精神享受”,从而在用户间引发共鸣,带来自发传播。

  安徽大学社会与政治学院副教授王云飞则认为,现在年轻人工作和生活节奏加快,短视频某种程度上让年轻人从海量的信息中解脱出来,既让他们感到休闲轻松,也让他们获取想要的信息,因此赢得年轻人的青睐。

  此外,王云飞觉得,年轻人喜欢晒短视频里的同款产品,既是一种炫耀,也是一种个性化表达。但炫耀性消费容易导致攀比之风,值得警惕。近期,有媒体曝出部分短视频应用中存在“卖假货”的现象,年轻人应该谨慎消费。

  (王登对此文亦有贡献)

  张颖 中国青年报?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王海涵 记者 王磊 来源:中国青年报 ( 2018年03月30日 08 版)